妖刀记第二部前传鱼龙舞 连环可碎言笑自移

妖刀记第二部前传鱼龙舞 连环可碎言笑自移

xiazai
2022-05-12 / 1 评论 / 41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一夺之下纹丝未动,杜妆怜霍然转身扬手,由下而上的剑光乍起倏落,与她身后黑暗中、由上而下挥落的刀光几乎重叠,某种极度压缩后又猛然爆开的锐响令人浑身一震,无法分辨是金铁交鸣、破空声,抑或单纯的风压而已。 银发女郎退了一步,几点温黏溅上应风色的脸,鲜烈的血味透着难以言喻的生猛气息,伴随若有若无、间隔无序的滴答轻响。他好半天才会过意来,那是自杜妆怜垂落的大袖下所坠落的血珠。 夜幕中传来怪异的嘶嘶声。 佝偻的矮小身形捂着脖颈,摇晃着走到月光下。严人畏睁大黄浊的眼瞳,喉中发出骇人的荷荷怪响,指缝间依稀可见被斜斜切开的喉管;左袖管滑落肘间,露出渗着乌青血渍的前臂,一道明显的剑创周围爬满青色蛛纹,与莫执一断腕附近的毒症相类。

“任伯……任伯!”阿妍凄厉的哭喊响彻夜空,急奔的少女却被半路上的储之沁抱住,以免她枉死于银发女郎之手。严人畏直到没了声息,依旧直挺挺地摀喉而立,暴凸的双眼之中满是愤懑与不甘。 杜妆怜身子微晃,信手点了左半边几处大穴,撕下袍袖咬住一端,胡乱裹伤,回顾怜清浅道:“我求的也不是胜负,而是对手之死。可惜你失算了。”怜清浅垂落眼帘:“天意如此,也没甚可惜的。是你赢了。”余光瞥向应风色处,虽带清雅微笑,在应风色看来却殊无笑意,只觉背脊生寒。

他突然明白过来。 是我。是我破坏了她的计划。 严人畏在逼退杜妆怜前,左臂即遭铓血剑划伤,沥血石的矿物毒质入体,那份疼痛适足以剥夺战斗力,用内力也难压抑;严人畏犹能说话站立,不露痛色,除深厚的修为,恐怕还是仰仗了顽强的意志力更多。 怜清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判断严人畏仅余一击之力,一招失手,全场再无人能压制杜妆怜,因此调动诸人,排布出这个精密的杀局来。 应

风色无法使用赤龙漦一事她已获悉,包括鹿希色和莫婷的不及到位都在计划之中,意在使杜妆怜平履如夷,越发自满,最终由怜姑娘下场,使铓血旧刃卡于伤口,如此严人畏偷袭时,手无寸铁的杜妆怜必败无疑。 她从两人的对撼中,判断严人畏和杜妆怜是同一种人,拥有野兽般的反应,招式对他俩来说实无意义,战斗就是杀人,杀人就是一击,武者仅仅是以技能论,与品德、信念等毫无干系。只要替严人畏制造一击的胜机,杜妆怜就不会是威胁。

是应风色带入战团的那柄剑,那柄插落地面、不住嗡嗡颤摇的长剑,改写了怜姑娘精密计算的结果。感应到背后杀气的霎那间,杜妆怜果断放弃铓血,拔剑、转身、上掠一气呵成,速度竟快过了斩落的雷鼓轻骑刀,严人畏自蹈死地,落得无从瞑目的凄惨收场。 应风色勉力撑起半身,温血淌出口鼻,点滴落地,不敢与女阴人的目光交会。 这下……还能怎么办?几乎所有人都已倒下,尚有行动能力的不算储之沁、洛雪晴和阿妍,就只剩下尚未现身的龙方飓色,就算杜妆怜负伤,也绝不是龙大方能应付的对手,还有谁能挡住她? “但你既不追求胜负,输赢并没有太大的意义。”

怜清浅忽抬起头来,从容笑道:“在我看来,你最在意的应该是《天覆神功》,这也是今晚你来此的原因。若非如此,谁也没法将你引出安全的藏身之地,不惜现身人前,而有如今杀人灭口的麻烦事。” 杜妆怜柳眉微扬。“难道你落鹜庄有《天覆神功》秘笈,能换你一条性命?” “不止,还有更好的。”怜清浅拔出铓血剑,也不见她点穴止血、包扎伤口什么的,衣衫破口处若隐若现的雪肌竟无鲜血涌出,席地斜坐恬静一笑: “除了为你解决天覆功的毛病,再救你一命可好?”
Screenshot_20220512-150346.jpg

0

评论 (1)

取消
  1. 头像
    妖刀爱好者
    Android · Google Chrome

    妖刀记1已经完结几年了的感觉啊,很期待妖刀记2出来啊。一起等待!

   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