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刀记2前传鱼龙舞完结篇 第一集极杀无虐

妖刀记2前传鱼龙舞完结篇 第一集极杀无虐

xiazai
2022-05-09 / 1 评论 / 84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眼看杜妆怜一路退后,即将以背门迎向一众九渊使,蓦地银发一荡,也没看清她是怎生腾挪的,刺目的红裳已转至为首的九渊使者背后,从那人胁腋边上穿出一剑,“噗!”刺入他身畔另一名使者的咽喉。 言满霜亟欲追击,无奈枪走一线,绕不过挡路之人,怒叱:“……闪开!”硬生生将那人横击挑开,赫见他身后已有四五人倒地,连一记兵刃交击的铿响也没听见,敢情杜妆怜取命是不用第二剑的。 失算的不只有运古色,满霜也是。 过往两场惨烈屠杀重又涌上心头,耳畔仿佛回荡着邬昙仙乡的庄人,以及水月门下的惨呼悲号,举目一片赤红、仿佛被血泼了满眼,难以形容的惊恐骇异,如毒蛇般紧缚着女郎,令她突然失去战意。

长久以来她避居此地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尽管言满霜决计不会承认,但就连以“三绝”惟明之名沿着断肠湖踢馆、名震两湖南北岸时,她也没有直薄水月停轩的勇气,杜妆怜与其说是仇人,更像某种心魔,将不曾衰老的女郎禁锢在童年目击的血案现场,无论身或心都无法逃离。 铿啷一声大枪坠地,言满霜如梦初醒,慌忙弯腰捡拾,抬头赫见十五名奇宫的九渊使者只余一人站立,单手摀喉,口中发出可怕的格格声响,颤着手扯落鬼角半面,双目暴凸,神情与其说是痛苦,更多的是难以置信,颤巍巍地转头像找什么似的,谁知脖颈微侧,便即软软瘫倒,再也不动。

一地死人,血味却未如想像中那般腥浓冲天,视界里能看清的几名死者全是咽喉中剑,伤处不怎么汩血,是被剑尖恰到好处地扎凹喉管,气绝而亡。这力道若施于他处,怕连玉麦棒子都掰不断,但杜妆怜取命只需这样,逾此即奢。 她……她的杀人技艺,又更精进了。言满霜樱唇微歙,却无法发出声音,然而场中的杀戮还未歇止。 杜妆怜像停不下来似的,信手将抱着鹿韭丹之尸的胡媚世刺于剑下,连近在咫尺的怜清浅都来不及出手。肌肤到在月光下微透幽蓝的女阴人柳眉一轩,清叱道:“你做什么!”双掌翩联,使的正是骧公绝学《鹜下惊涛手》,蝴蝶般的玉手残影在月下回映着淡淡的银辉,不知在何时已戴上了银丝手套一类,显然怜姑娘也发现形势不对,暗中预作提防,料不到杜妆怜比她所想疯得更厉害,不问因由、不分敌我,说杀便杀。

鹜下惊涛手一出,势如狂风卷浪,怜清浅戴了银丝手套的一双玉手无惧刀剑,直欲抢入杜妆怜怀中。银发女郎螓首微仰,素履倒退,蜂腰左拧右绞宛若牛筋索,已无法以“弹性绝佳”四字形容,简直就像一柄旋搅的百炼缅剑,沃乳抛甩更甚,时而昂挺如笋,时而摊坠似椒实;就在这看似应接无暇的退势间,蓦地一道匹练银光自袍影间穿出,不偏不倚正中怜清浅咽喉,仿佛是她认准了自撞上来也似,之快之绝,竟是无人可救。 “怜……怜姑娘!” 梁燕贞眦目欲裂,尚不及起身,彤艳艳的血袍银丝已入眼帘,一点奇寒抵喉而至,迫得她寒毛直竖,难以言喻的绝望之感窜上脑门!
Screenshot_20220512-145622.jpg

0

评论 (1)

取消
  1. 头像
    Typecho
    Linux · Google Chrome

    喜欢妖刀记的故事情节,国内的很多这类小说都是大同小异了。听说今年马上就要出来妖刀记2了

    回复